此去经年

应是良辰好景虚设。便纵有千种风情 ,更与何人说?

看着你写的信,眼睛继续下雨,多不舍也没用了,我们已经把对方折磨得不成人形。收拾东西,回忆不断重播:我为你绣的十字绣卡包、为你学做菜的书、为你写的日记……那么那么多,即将从我们的生命中被抛弃。这段时间都没有想你,也不想想起你,以前老是有错觉,觉得你一直都在,这一年我确实太忽略你,等到真正失去了,才忽然感受,那种被乱石击打的痛,好无法承受的。你信中最后说,祝一切都好,我在这里,也祝你,一切都好!再见了,我最爱的,再也不见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