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去经年

应是良辰好景虚设。便纵有千种风情 ,更与何人说?

      故事从晚上骑自行车回来差点和一两厢车吻上开始说起。 等红绿灯的时候突然有一种委屈翻涌,像酒精上了头。

      有一天开会,一副理问我们是不是没有梦想的,立刻遭到所有人吐槽:我丢,没有梦想谁来混夜场啊,还不是为了挣点钱去实现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虽然从小到大说过很多谎,这次确是我说的最大最久的一个谎,编的容易,做起来累,坚持着不要穿帮。所以,我并不单纯,只是不想把我的心计,真用起来,觉得都不认识自己:给X说还在某不动产公司做总经理助理,被派遣来嘉兴出差一个月;在网上找好包厢服务员的工作,一到嘉兴就开始进去状态;晚上9点主动打电话,免得被X打过来听到在夜场的声音;有意无意说手机坏了,即使打电话来不方便接,也可以说手机坏了,接不了;发条只有我和X的共同好友才可以看到的朋友圈,显示地址,故意让好友在评论里问我去嘉兴干什么,回答都说在出差。骗了所有人,几乎自己都要相信是在出差了,看似天衣无缝,实则,受了委屈却不能跟任何人说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