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去经年

应是良辰好景虚设。便纵有千种风情 ,更与何人说?

气的脑袋一片空白,都是我咎由自取,怨不了谁。

很想找人倾诉,又很怕别人知道,这么矛盾的个体,真可能会出大事。

今天娟儿的话真是够讽刺了,让我不要再养着他,能说点什么反驳好?

本不是个记仇的人,为了以后吵架不再找不到有利证词,还是要记录一下这件事:为了生活费卖驾照分,只接扣爆要考科目一,回来本想找这话题言和昨天怪某人没洗衣服的那场吵架,才发现某人比我会享受多了,白天我在车管所外面吹冷风他便去了网吧,直到现在,凌晨02:03,失眠都等不到人家回来。

可笑,每次都说我没为人着想,说得好像某人为我想过一样,简直不敢有一点生气埋怨,不然就为某人的懒,找了充足的借口:因为你惹我生气,所以做不好事,所以要出去各种玩。无论怎样,答应过娟儿这是最后一次,以此为鉴,让自己记住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