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去经年

应是良辰好景虚设。便纵有千种风情 ,更与何人说?

      在嵊泗等船的时候接到燕一个电话,大致问问娟儿的一些情况,我说没什么,就是离了,她很惊讶,平时不是觉得感情挺好的吗。好,只是想让你们看到的样子,其实早已水火不容。

       很开心,却不敢声张,怕人觉得我在幸灾乐祸,事实是我真的太开心了,那个好姑娘终于逃离极恶的生活,以后的日子定会熠熠生辉的。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