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去经年

应是良辰好景虚设。便纵有千种风情 ,更与何人说?

       我真是个小酒酒,不喝不喝,又喝多了。
       今天少爷的一个发小结婚了,新娘当然不是大她三岁的姐姐。虽然也不怎么喜欢那个假打的成都妹子,却还是由衷感叹,奈人生何!
      少爷的发小人称小花,和属鼠的老师姐姐在朋友聚会上认识,朋友称严老师,我的“嫂子妹”的别称就出自这位老师。怎么形容严老师呢?人精,对,精得圈内任何人都比不上。一开始接触人人都看不穿她,后来人人都了解了她的为人,自然心里有些不快。
      即使我不喜欢严老师,仍然为她抱不平,至少她对小花付出了很多。毅然辞去在成都的教师工作跟小花回南充,处处帮他打理,教他处事,交往的四年时间,先后怀孕三次半,有一次是宫外孕,先不说心里有多委屈,就是她那身体也吃不消,这期间是有说过结婚,每次都没结到果。两家其实家庭条件都挺好,严老师是官二代,小花的老爸在做一些工程,分开的原因之一却还是经济条件不能满足。
       今天的新娘与小花认识几个月,第一天住一起就怀孕了,估计是小花太想组建家庭,马上筹备婚礼。几年时间,几次人流,都不及别人刚好赶上。人生多不公平啊,纵使付出所有,教会对方所有,却还是眼看别人来收获。

评论

热度(1)